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背包上海/烏鎮/西塘魂遊之旅20161124-20161203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13-02-2017 2:20 am
親愛的,

兩個月了!背包魂遊之旅回來後,混混沌沌了兩個月,這麼快便兩個月,感覺就像回來不久,有時還以為自己還置身於上海和蘇州,這趟旅程,很開心,比起兩年前那次到過上海,可算是半工作半旅遊,這次爽皮很多,也讓我重新認識上海,愛上這魔都,也愛上蘇州的湉靜,很想,很想,很想再去!

出發到背包魂遊之旅前,連續緊接三壇舞台劇,過去排練的三個月裡,感覺很漫長,不知何時才能等到落幕的盼頭,但回頭看,一旦開Show後,時間就過得很快,很快。當中,有激心的,有窩心的,有齊心的,有淚,也有笑。
在劇場混了十多年,本是當演員,對後台不算太熟悉,但感謝各方前輩好友仍給予機會,在這時候讓我重新學習,在劇場裡,無論當甚麼崗位,我也會虛心學習,也很有信心能勝任,因為,我是屬於劇場,也渴望能一直留在劇場這充滿魔力的空間。
經歷了這三壇舞台劇,因為受過,讓我學會一樣很重要做人處世要切記,也要切忌的事情,就是:
「不能因為無知自己的無知而把自己剎那爆發的情緒建築於別人身上讓別人難受」
更加要感謝大佬球哥關照我參與此劇,最大收獲當然是能跟我心目中永遠的女神葉德嫻合照,而更重要是讓我能在出發去魂遊前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上路去,真的可以借用廣州烈士張雲峰先生臨被行刑前的遺句:「我是笑著走,不是哭著走!」。

不例外,每次也與你分享遊記,你知嗎?一生人當中,難得有一位真心誠意的讀者,是讓人可含笑赴黃泉的事,感覺上,世上就只有你一個人會用心閱讀我的文字,嗱!你唔好答唔係唔好唔認呀!否則,我就真係生無意義了!以下,就用日子和景點來介紹遊記啦!


20161124-25-睡火車/到酒店/豫園/城隍廟/外灘 照片全記錄

這已不是第一次睡火車,之前也睡過很多次火車到不同的地方,感覺挺好!第二次睡火車到上海,煩的是鄰床的大媽震耳欲聾的鼻鼾聲和八八卦卦的個性,開心的是差不多下車時的鄰房的大叔楊先生和肥哥哥陪伴聊天,果真有叔叔緣。


到達上海後,先去預訂了的酒店放下行李,酒店是青旅形式,環境挺不錯,大約七十多元一晚,算滿意了!比起之前住過的賓館和青旅,這裡環境比較好,距地鐵站只大約兩分鐘路程,Wifi和熱水也很給力,只是公用的衞浴和洗手間不知怎地是磨砂玻璃門,有點奇怪!


酒店步行到豫園商業區也只是大約三十分鐘路程,感覺良好!
兩年前到上海,因趕時間,到了豫園商業區但竟然找不到豫園和城隍廟的入口,今天剛到埗,先到酒店放下行李,沐浴洗頭後,便步行豫園,只大約半小時路程。
豫園是上海四大園林之首,亭台樓閣水㴬等的建築全也很講究,最有趣是簷上裝飾的不是平常見到的各式珍禽,而是威武的人物雕刻,挺特別!



去到城隍廟已是下午四時三十分,趕及買到最後一張門票,然後售票的小木窗便「澎」一聲關上,進閘後,閘門也「轟」一聲緊閉了,尚有半小時參觀,還好,這時候遊客不多。


看到我本命太歲,手執兵器的毛梓大將軍,英明神武!還有我很敬重的二哥,威風凜凜!


離開了城隍廟,繼續在商業區遊走,看到有寄明信片的店舖,就進內寄寄報平安吧!
習慣了去旅行也不會買手信,朋友說,只要寄張明信片,簡單寫上「一切安好」就已足夠。
這還是第一次寄明信片回港給朋友留念,挑選的每一張也有對應的意思,手寫才有溫度,很暖!



然後再步行到外灘欣賞夜景,「上海灘」?「夜上海」?不,是「上海之夜」。
想起霑叔的【晚風】,邊行邊哼著。



最後回到酒店旁的麻辣燙店,食頓豐富的麻辣燙晚餐,配上一瓶大啤,爽!

第一晚入住這青旅式的酒店,酒店的浴室洗澡,隔著磨砂玻璃門外有人排著隊,是個男的,還把眼睛貼著玻璃想偷窺,我立刻警告他不要再看,然後,有個女的加入,我再次發出警告,他們還變本加厲,兩人還很得意洋洋的一起看,我即時爆發,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叫「救命呀!」……
怎料,原來這只是一場夢,而且是開口夢,我這句「救命呀!」把室友們都吵醒了,大家也開著了燈來看看我是不是被鬼壓,我只好帶著驚惶失措的心情跟她們說我只是發惡夢……
怎料,原來這也只是一場夢,算起上來,應該是夢中夢裡的開口夢,室友們仍在熟睡中,我還是好端端的躺在床上,只是,尤有餘悸……
獨個兒遠行多次,還是第一次有這份孤單的感覺,這刻,很不安,很害怕。
原來,我真的堅……脆弱!


20161126-上海太清宮/文廟/甜愛路/明呈黃魚麵館/七寶老街 照片全記錄

第二天在上海,先到了太清宮,上海太清宮又名欽賜仰殿,坐落於浦東新區源深體育中心斜對面。相傳欽賜仰殿是唐代皇帝欽赦的祭祀東岳大帝(泰山神)的行宮,是上海地區最早的道觀之一。

離開了太清宮,便到了上海文廟,即清代「上海縣學文廟」,是上海城區唯一祭祀孔子的廟宇。
上海文廟有七百多年的歷史,始建於元朝至元三十一年(1294年),此後幾經遷移,至清咸豐五年(1855年)重建於今址。民國時期,改為上海市民眾教育館。

去了太清宮和文廟兩個地方,也不是我在資料搜集時期望見到的......只可說像是被無視了的景點,沒太多值得參觀的地方。

於是便到了甜愛路,甜愛路被譽為是上海最浪漫的愛情馬路,馬路兩側每隔兩米有個木框,共刻有28首中外著名的愛情詩篇,組成了一道“愛情牆”。
甜愛路是虹口區的一條小馬路,它南起四川北路,北鄰魯迅公園,僅約600米長。因為這裡流傳著的一段牛郎織女般的愛情故事,造就了它的浪漫,而老一輩的人則相信,牽手走過這條小路的情侶可以收獲永恆美滿的愛情。
甜愛路路口立著一對情侶銅像,馬路邊整齊地豎著兩排高大的水杉,夏季蔭涼無比。路邊有一幢幢風情小洋房,沿街還開著不少特色的小店鋪和咖啡店。牽著你的另一半在這裡走走看看,一起感受這份都市中難得的靜謐,也重溫一回戀愛的感覺。
其實,上海有不少值得漫遊的街道,但,這明明是給一雙雙一對對的戀人來吟詩浪漫的地方,老娘偏要單拖來殺風景。
整條街共展出了二十八首古今中外的情詩,為何沒有一首「絕情詩」?






之後到了上海聞名的「明呈黃魚麵館」吃晚餐,來到這霸氣的小店,點了一碗招牌黃魚麵,邊吃邊欣賞店內的「溫馨提示」,想到,這就是小店的成功之處。
其實,老娘的個性與小店也有點相似,只是,我還忍不下心去狠到最盡,還未夠膽量一視同仁,以致被人看扁,也被人理所當然地當作天生是奴材命般喝叱,管你難受管你死!
一碗麵的啟示:「要信自己!」

時間尚早,到了「七寶老街」遊覽,想到老街應該也會有夜市,不過可惜去到時,很多店舖也已關門,最旺盛的還只是一條小吃街,只是,剛吃飽了,也此一遊,也不錯。

看到一「老公社」,第一反應就是「老公的社」,沒想到原來應該是「老的公社」,只認為我來遲了,老公社,關門了,老公,找不著了,只怪自己命犯七殺孤星……


20161127 - 徐家匯天主堂/佘山天主堂/國際禮拜堂/聖三一堂/上海之夜 照片全記錄

是日禮拜日,應一應景,到了上海的四間聖堂一遊,聖堂宏偉的建築確是很吸引眼球(可以想像到教會真的很富貴),可惜,徐家匯天主堂正在進行裝修,所以未能進內參觀。

然後,花了個多小時車程,到了佘山公園,再爬山上去佘山天主教堂,這是上海最聞名,風景又最美的聖堂,站於高崗上,寧舍不同!佘山天主教堂下有修彎彎曲曲的苦路,從苦路下山,感覺到一股氣場,不知是甚麼的氣場,有點起雞皮狀態。



離開了佘山天主教堂,去了國際禮拜堂,其時已天黑,心想只能在外拍照留念,怎料這夜內裡有活動,所以就能趁機進去參觀。

國際禮拜堂座路於衡山路,衡山路也有不少優秀歷史建築,很值得去看看,再到了外灘那邊欣賞優秀歷史建築,在外白渡橋和外灘也遇到些遊客,他們也會邀請我幫他們拍照,我通常也會職業病上身問他們想怎樣拍,很面風光和前面人物的位置擺放等,拍到出來他們全也很滿意,這是讓我感到最欣慰的事。

從外灘漫步到聖三一堂拍照,再步行回酒店附近吃路邊灘串燒和炒米粉,加多瓶大啤,大滿足!



20161128 - 烏鎮 照片全記錄

之前看到香港某些劇團到烏鎮參加戲劇節,拍回來的照片很美,很美!真的很喜歡水鄕情懷,兩年前來上海時去過周庄和朱家角,很新奇,這次再來到上海,當然也要去水鄉古鎮遊。

用百度地圖作交通資料搜查時,顯示需要坐火車到嘉興,再轉兩程公車,車程需要三四小時,如果這樣托著行李去到烏鎮,又要再訂那裡的客棧,都幾大鑊。然後竟然找到原來上海南站有長途巴士直接去到烏鎮,車程只是大約兩個多小時,到了烏鎮汽車站也只轉一程巴士,那就可以即日來回,不用把行李抬來抬去這麼辛苦了。

烏鎮現在開放的旅遊區分東柵和西柵,在西柵買了東西柵的聯票,150元,售票員叫我先參觀東柵然後再參觀西柵,那就坐免費接駁巴士過東柵遊覽啦!

東柵是範圍很細少的兩條長長街道,兩旁有不同的博物館,參觀這些博物館真的大有得著,尤其當中一間「江南百床館」,內裡陳列了很多不同的木床,八卦的我當然再次發揮"波蘿雞"的精神,痴到旅行團當中聽導遊講解,聽到有趣的是,其中兩張"姐妹床",原來分別是大婆和二奶的睡床,而大婆的床上還吊著會拍翅的喜鵲裝飾,那就是方便老人家們望抱孫的心態,遠遠觀看床上有沒有動靜,看到喜鵲在拍翅,就會知道夫婦們在玩"床震"了,很聰明!

離開了東柵,我步行到的出口剛巧不是免費接駁巴士的出口,那唯有經過出面的街道,步行十五分鐘,回到西柵正門參觀啦!

西柵比起東柵大很多,一進去就是很大的園林,還有新建的大劇院,很時尚的設計,然後步進古村,也就是水鄉古鎮應有的風情了。而東西柵裡,街上也是齊齊整整的客棧,烏鎮的客棧看似很有規範,環境也不錯,比起之前到過的其他古鎮裡私營的客棧,感覺讓人安心很多。

當然,西柵也有很多博物館,目不瑕給,參觀博物館,真的能超級勁勁地長知識!

特別喜歡烏鎮裡店舖門的木板裝潢,感覺是整個烏鎮統一風格的特式。





而最重要的是,西柵裡有一烏鎮郵局,這所郵局創辦於1903年,距今已有百多年歷史,在內裡寄明信片給朋友,特別有意思!




參觀完烏鎮,便坐長途巴士回到上海。可能天氣突轉,加上吹了點風,今早開始扯蝦加咳咳了,唯有吃碗麻辣燙止止咳,明天繼續好上路!



20161129 - 靜安寺/愚園路/思南路/田子坊/漢源書店 照片全記錄

是日初一,上海這魔都最著名鎮壓妖魔的「靜安寺」免費入場,很多善信也到寺內參拜,香火鼎盛,我這些只為參觀,拍照留念,如果要入場費,我想,我不會去了。
寺內有一塊所謂的靈石,摸上去冷冰冰的,但很舒服,想起本派的鎮墓之寶「寒玉床」。



離開了靜安寺,就在對面見到一大型藥店雷允上,太好了!立即上去買了兩盒醫扯蝦的藥,要吃藥,就要找吃,在愚園路漫遊,找到了一家有黃魚麵吃的店舖,就坐下來吃個麵,但味道不及早兩天吃的明呈黃魚麵館美味,貴,是有原因的。

據資料搜集,翁同龢師傅曾經住過在愚園路1420號,特帶阿爺來懷緬。


從愚園路步行,經過陝西南路,到達思南路,沿路欣賞各棟優秀歷史建築,街道漫遊,很是寫意,再到田子坊,最後到紹興路朝聖,全也是走路,每次內遊,每天也會走很多路,是一整年在香港走路的總和!



火車上認識的大叔和肥哥哥說在上海三天就夠了,沒甚好遊覽,他們有所不知了,我天生腳短,走路比別人慢,有兩個古鎮和馬勒別墅,還有鄰市的一個古鎮未去,所以要比預期再多留上海兩天,要加訂酒店,4號才退房去蘇州啦!

兩年前來過「漢源書店」朝聖,那次太趕時間,沒留下來,這次在這裡坐了兩小時,很舒服,難怪Leslie當年這麼喜歡在這裡蹓躂,不願離去。
坐了差不多兩小時......我只不過是吃了點氣喘藥,喝了一瓶自家沖泡的檸薑茶,和喝了一壼生薑桂圓茶,坐著看書之際,鼻血就噴射式爆發,是太燥還是太補?三十年沒流過鼻血,這麼一來還清了債。
頭有點酸麻漲痛和暈眩……
甫抵書店,第一直覺就是要坐這窗邊的位置,上網查看圖片,原來當年Leslie就是坐在這裡;沒多久,第二直覺讓我跟店員說要換到那張梳化,坐了差不多兩小時......我只不過是吃了點氣喘藥,喝了一瓶自家沖泡的檸薑茶,和喝了一壼生薑桂圓茶,坐著看書之際,鼻血就噴射式爆發,是太燥還是太補?三十年沒流過鼻血,這麼一來還清了債。
就是坐在這張梳化上喝茶、睡覺、看書和噴鼻血……原來這張梳化,也就是我攤了在左邊的這位置,就是當年Leslie也攤過的,終於知道噴鼻血的真正原因,哥哥的心意,妹妹真的知曉,朝聖成功了!









20161130 - 西塘古鎮 照片全記錄

又是在百度地圖搜尋有關去西塘的路線,顯示也是要坐火車到嘉興再轉兩程公交車到西塘古鎮,也要四個多小時,如果真的這樣去,定要帶上重甸甸的行李,在西塘住上一兩晚會好點。早兩天到上海汽車南站坐長途大巴去烏鎮時發現,原來又是有長途大巴去西塘,而且不用再轉公交車,還要車資是三十八元,而西塘古鎮入場券是一百元,但在南站買套票,一百元便包了入場券和去程車資,很化算,所以今天又是天未光便出發去南站坐車去西塘,即日來回啦!

西塘古鎮有過千年歷史,喜歡水鄕情懷和古鎮風貌的,必定要去。
這裡比起烏鎮湉靜,遊客不算太多,可以放鬆心情漫遊。沿河有很多旅館,喜歡的可租住,坐在河邊欣賞風景又是一番寫意。如果我的行李不是重到可以壓死蟹,又,如果我捨得白交上海一天七十多元的床舖,在西塘住上一晚也不錯。只是,窮遊嘛!捨不得!
喜歡逛水鄉、古鎮、古村,建築物的倒影呈現水上,再加河畔楊柳垂垂,很美的一幅寫實風景畫!





特別喜歡西塘古鎮裡很多酒吧和咖啡店,店門外都有悉心栽種的盆栽,配上有意思的文字牌,挺吸引眼球。有些標語,應該可以為店舖招到生意的哩!



看到這麼多警世箴言,有些好像很有黑色幽默的共鳴,又帶點諷刺,但,想深一層,這也不是店舖主人看穿我這等孤身一人上路的空虛心靈,以作招來嗎?算你嬴!







記得伯伯在生時說過,從前電視台拍古裝,搭建房屋的屋頂用真瓦片,他出任美術指導時,以我們祖屋屋頂的瓦片為藍本,創作了以膠倒模,沿用至今。
我一直還以為屋頂上的瓦片只是一塊塊普通的瓦片,直至到了「西塘古鎮」的「瓦當文化展示館」參觀,才知道原來一磚一瓦也很講究,瓦前的滴水更為重要,簷前雨滴的美景美意,也是由這積小成多的滴水堆砌而成。
對於一些人、事、物,單在網上是無方向和無意識去搜尋,也絕非能用金錢買回來,真的要行萬里路,還要親眼目睹,親身感受,更要用心領悟才能知曉。
對於不知道的事,在未付出去認識、暸解、理解前,就不能妄下判斷,根本還沒有尋求知識的意圖,也就不能大條道理的擺出不知道是應份,是理所當然的姿態,厚顏無恥的說錯話,輕則笑大人個口,重則害人害物。
這些低級錯誤,我不會讓自己犯!


回上海的長途大巴因路程遙遠,所以司機通常會在中途停車,讓大家可下車去洗手間,我嘛,一上車已睡到死豬一樣了!中途站完了後大約再多半小時的路程,司機才接到通知原來有位乘客在中途站趕不及上車,司機叫她等下一班車,她不肯,於是,我們要一整車人折返接她,共花多了一小時多,她還沒有悔意,只怪罪於司機沒有點人,有些乘客說得對,這是長途大巴,是公車,不是旅遊車,點人,不是司機的責任,車上全是吵吵鬧鬧的聲音,尤其是她的聲線,竟然可以同一句說話裡,兩三隻字低音,突然兩三隻字超高音,難聽死了!最後,我以廣東話說:「你收聲啦!你把聲好嘈好尖好刺耳呀!」,她便靜了!

晚上回到上海,買了很喜歡的牛肉刀削麵,只十元,大愛!

今天氣喘的情況好了點,但咳咳卻嚴重了,加上打了超過一百個噴嚏,鼻水長流,從西塘古鎮回到上海,早點回酒店休息,明天還要去楓涇古鎮和南翔古鎮遊覽,還要看買不買到醫鼻水的藥啦!
媽說,生病了,要戴口罩,我定必乖乖聽話。



20161201 - 楓涇古鎮 照片全記錄

在搜集遊覽的資料,連鄰市的「烏鎮」和「西塘古鎮」也去了,「楓涇古鎮」當然也不會放過啦!

楓涇古鎮位於比較郊的地區,得要先坐大約一小時的地鐵到錦江樂園站,再轉長途大巴楓梅線,車程又要個多小時才到。
比起其他到過的古鎮已經沒太商業化,而且還有不少民居,難得地保存了半景點半住宅的環境,不錯!



原來「楓涇古鎮」最厲害的是,這裡是春秋戰國時的吳越界,突然感到......平靜的小古鎮裡,怎麼冒起激烈的戰事,位處邊界的,往往就是最無辜的犧牲品,不知是否這個歷史沿革的原故,「楓涇古鎮」也曾經發起過不少民間起義事件,也喪失過很多寶貴的生命。


在三橋處休息時,有兩位孩子要問我拿簽名,我看看紙張,原來是老師要訓練他們膽量的活動,向陌生人介紹自己、表演和拿簽名,我當然要他們表演啦,就唱了一曲「推土機」給我聽,哈!其實我聽不明白,但看見他們媽媽看著孩子能有膽量面對陌生人表演,挺開心的!


「三百園」裡的「百行館」裡介紹了三百六十個行業,細看,原來我也曾經做過和正涉獵著十多個,當中有「文化業」,又,以「娛樂業」最多。

最後,而又最值得參觀的是「程十發祖居」,如果知道「儒林外史」、「阿Q正傳」和「孔乙己」的,定必看過老先生的畫作。


離開了「楓涇古鎮」,本想再去「南翔古鎮」的,但車途遙遠,來回合共要六小時,又堵車,幸好這大巴上竟然有Wifi上網,作網上行程資料搜集也不錯,回到上海市已晚了,加上身體和精神狀態還是不太好,唯有先回酒店休息啦!

在酒店附近的藥店買到了感冒膠囊,希望可幫忙降伏澎湃洶湧的鼻水啦!


可是酒店附近沒甚好吃的,路邊灘炒米炒已消失了多晚,還是吃麻辣燙好了,不要罵我啦!已經是微辣的了!



20161202 - 南翔古鎮/馬勒別墅 照片全記錄

從酒店出發,坐地鐵到南翔站,大約一小時多車程,然後,以我腳短的步伐,看著GPS地圖步行大約三十分鐘,便到了南翔古鎮。
南翔古鎮裡的南翔老街比起其他古鎮來說是細點,但也有它的遊覽價值,尤其是保留了宋代的古井和五代的雙塔等等,雖現在只是擱在街頭可能在其他人眼中不起眼的廢物,但我卻認為到此一遊親眼目睹,比起去甚麼新天地、IFC、K11等等商業區更有意義!






離開了南翔古鎮,坐地鐵到南京西路站,然後步行大約十多分鐘,上了行人天橋,便見到別勒別墅。
馬勒別墅Miller Villa是難得地在鬧市中的一座以那維亞式挪威風格建造的住宅,1929年,由馬勒的小女兒設計,小姑娘一天夜裡做了個夢,夢見一幢童話格局的大房子,馬勒便根據小姑娘夢中所見的樣式造了這座宛如童話世界裡的城堡。
除了中式古舊建築,西方的各式各樣建築我也很有興趣,雖然不懂欣賞,但就是喜歡觀看!尤其從來未去過城堡,雖這不算是真正的城堡或古堡,但能在外觀看,又能進內參觀,已很滿足了!







離開了馬勒別墅,到上海監獄陳列館參觀,聞說內裡有很多關於酷刑等的資料,是的,我是很變態的,很喜歡看這類的展覽,怎料去到問人才知道,那陳列館是不對外開放,只招待團隊,白走一場,只好打道回府。

晚餐又是麻辣燙,別怪我又吃麻辣燙,只因今天很早回到酒店,而酒店附近真的「無啖好食」,旁邊這間麻辣燙絕對可以救命!其實我對「吃」沒太大講究,有麻辣燙、路邊灘串燒和炒米粉已很心滿意足的了!甚麼大酒店高檔精品小菜也要讓路!


早了回酒店休息,明天又會留在酒店休息和作到蘇州、常熟和興化的資料搜集。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看更遠的風光,也不好浪費每天七十多元的床位。


20161203 - 桂林公園/思南公館 照片全記錄

最後一天留在上海,明天便要出發去蘇州,還是爭取時間漫遊。
上海「桂林公園」是我很想去的地方,因為,除了曇花外,我喜歡的就是桂花了,桂花那清幽的香氣,真的,聞一聞,好鬼醒神,索一索,舒筋活絡!公園內種植了二十多種一千多株桂花樹,可現在不是桂花盛開的時節,嗅不到桂花的香氣,讓人懷念過年的時候到東莞「袁崇煥紀念園」裡看到的桂花海。
園裡看到很多紅楓葉樹,想起Bee哥哥的「紅葉斜落我心寂寞時」……春天,是否真的能有再會時?






在上海九天,主要的交通工具也是地鐵,在地鐵站裡看到一些中外的詩詞展覽牌,用中文寫的詩,得要用中文,尤其以廣東話閱讀,才能感受到詩意,同樣,用英文寫的詩,也得要用英文朗讀,才能讀出其韻味。
還有時間,當然要繼續遊走,竟然,我雙腿好像被鬼纏的到了誓神劈願也不會去的「新天地」,沒有任何特別,果真中伏!
其實嘛,世上犯著間竭失憶、口不對心、說一套做一套、出爾反爾等等的不止我一人,只是,比較起上來,我這些病態應該不會麻煩到別人,純屬自找活該!

行著行著,隨意的又行到了思南路的思南公館,這裡正進行一個「摩登思南」美國玩樂懷舊展覽,陳列了很多美國摩登時代的玩意,大開眼界!




除了摩登懷舊展覽外,這裡也正進行英國啤酒展,除了認識啤酒的歷史、釀製過程和種類外,也可嘗到一杯如「美沙酮」杯大小的啤酒,飲勝!



看回照片,原來這晚又是吃麻辣燙,我真的上癮了!



這是這趟旅程留在上海的最尾一天,明天便要出發到蘇州,分開另一篇再留言給你。

也請別怪我,你在同一時期也在上海,但我沒去找你,因為怕受天誅遭地滅,這趟旅程不為別人全為自己,睡火車到上海,睡青年旅館床位,一天只吃一餐麻辣燙等,旅費可能在別人眼中不算昴貴,人家一份晚餐已經等於我的交通和住宿,但於我來說已經不便宜,不想浪費每天編排好的緊密行程,說到心底,我是很想能見到你一面的,但……那只怪我們無緣無份好了。

很想型灑地去一個頭也不回的背包旅的 咪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