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留言 - 給凱芹的信

[寫新訊息] | [平常留言] | [Chris Wong Gallery]

背包蘇州/常熟/興化魂遊之旅20161204-20161210
Letter Posted by 咪 () on 13-02-2017 3:02 am
親愛的,

之前那篇上海之旅只是上半部份,接下來的這部份,更精彩!


20161204 - 蘇州民宿青旅/平江路歷史文化街/評彈博物館/昆曲博物館 照片全記錄

在上海留了九天,今天終於離開,去蘇州了,這才是旅程更精彩的環節哩!

上海去蘇州的方便程度等於我們香港去新界一樣,到火車站買現票即可,只大約半個多小時車程便到蘇州了!想起來,去年的背包生日之旅,我預早特地去買了寧波到杭州和杭州到紹興和紹興到寧波的火車票,可能人家也覺得好笑,不過我自己的心就穩妥點。而這次的魂遊之旅,因為有的是時間,所以全也不作出發前完整的計劃(包括車票和住宿),去到,有車票便買車票,沒車票便留多天,玩得不夠喉便多訂兩天酒店,就如上海這程,本只訂了七天,但酒店床位又幾好,又有些地方未去,體能還未得以支撐抬行李,最後加訂了兩天,而到蘇州前,也只是早兩天才訂蘇州的酒店。

入住蘇州的IThink民宿青旅,這間青旅跟上海的很不同,這是以民宿形式的,從地鐵站步行到青旅只大約兩分鐘路程,青旅座落於小弄巷裡,兩層再加建半層天台屋的民宿,老闆和老闆娘是一對年青的夫婦,青旅內的裝飾也是滿有文藝氣息,再配以老闆珍藏的各類書藉,讓旅店洋溢著書卷氣,置身其中,有點兒像回到古時貢生們要上京赴考,然後駐足一家平價的旅店,於是乎,整間旅店也充斥著文人雅士,最後,當然其中也誕生了多屆的狀員爺啦!現實中,住這旅店的床舖房的旅客大多也是從上海過來工作或考試或放週末假期的學生,我嘛,附庸風雅。嗯!最重要是,這裡的床位只大約四十多元一晚,挺抵住的!

年青的老闆娘熱情又詳細的為我介紹蘇州的景點,老實說,我只聽得明一半再多一點點,聽過她介紹再加上自己的一點資料搜集了,我決定,放棄大部份要收入場費的園林美景,正如老闆娘所說,蘇州本就是一個水鄉古鎮,蘇州市裡就是被縱橫的河道所包圍,在市內、弄堂小巷等民居小道漫遊,感受蘇州的心跳,比到一些人工加建又千篇一律的景點更有意思。

民宿除了近地鐵站,公交車站,交通方便外,也很近平江路歷史文化區、博物館、拙政園、觀前街等景點,步行由五至二十分鐘便到,可省回不了車資。



放下行李後便爭取時間步行到平江路遊覽,平江路雖然是歷史文化街區,但也已滲入了不少商業元素的店舖,但又比起上海的商業區樸實一點,而且還有很多以創意為主的小店,連火車上認識的楊大叔也叫我要去平江路走走。


評彈博物館和昆曲博物館也是行程裡本已預定要了去參觀的景點,剛好去到平江路,見到兩間博物館還未關門,立即進去參觀,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評彈和昆曲?對,我是不懂,又如何?你唔好理我!我就是喜歡逛博物館,長知識。評彈和昆曲是蘇州最珍貴的無形文化資產,蘇州人對這兩藝術珍而重之,平江路有不少茶館晚上有評彈的表演哩!





因太掛念「梅菜蒸肉餅」,買了一塊「梅乾菜五花腩燒餅」頂頂癮,超好味!


晚上回到青旅,老闆正準備好裝裱國畫的工具,幸運地,他即場為我表演裝裱國畫,我還是第一次看,很精彩,老闆果真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文青!


20161205 - 常熟翁同龢紀念館/蘇州倫敦橋 照片全記錄

此行,常熟和興化也是重要景點之一,皆因常熟是翁同龢師傅的故居,興化是鄭板橋老師的故居。在初步計劃行程時,腦交戰了很久,幾個城市,應該怎麼分先後次序走,怎麼去,才是最化算,又不需抬著行李走回頭路呢?火車,再轉公交車,轉來轉去,要折騰大半天,另外,又要找酒店,常熟和興化不像上海和蘇州般的大城市,只可說像小市鎮般,自然,青旅不多,甚至是沒有,而普通的酒店,貴,或只租給國內同胞,這實在是個難題。但經過了在上海順利地乘長途大巴到鄰市嘉興的烏鎮和西塘,真的一步長一知識,學懂了坐長途大巴即日來回,也是很方便的事。

所以,今天就把行李放了在蘇州,坐長途大巴到了常熟,再轉公交車到了「翁同龢紀念館」遊覽,超讚!

可能很多人也未聽過翁同龢師傅這人物,就算聽過的也不知道他的厲害,而我,就是特地去尋找翁師傅的腳毛!
翁同龢師傅一家可謂書香世代、官宦世家,五代人,出了三個進士,兩個狀元,得從他爺爺那代說起。
翁師傅的爺爺,翁咸封,中舉人,授蘇北海州學正。
翁師傅的爸爸,翁心存,中進士,授翰林院編修、協辦大學士、體仁閣大學士、工部侍郎、戶部侍郎、工部尚書、吏部侍郎、吏部尚書、同治帝師。
翁師傅的大哥,翁同書,中進士,翰林院編修、安徽巡撫。
翁師傅的二哥,翁同爵,湖北巡撫。
翁師傅大哥的兒子,翁曾源,中狀元,授翰林院修撰。
翁師傅大哥的孫兒,翁斌孫,中進士,授翰林院檢討。
最厲害的當然是翁師傅啦!
翁同龢,字叔平,號松禪,別署均齋、瓶笙、瓶廬居士、並眉居士等,別號天放閒人,晚號瓶庵居士。
中狀元,授協辦大學士、刑部右侍郎、戶部尚書、工部尚書、軍機大臣、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同治帝師、光緒帝師。

如果說鄭板橋老師經歷了三朝(康、雍、乾)是型到核爆,那翁師傅經歷了四朝(道、咸、同、光),還是當上兩朝帝師,無得輸!
翁師傅為官清廉,正直不阿,為「楊乃武與小白菜」翻案;甲午戰爭,極力主戰; 作為光緒帝師傅,循循善誘,與光緒帝情同父子,親筆草擬「明定國是詔」,支持變法維新,因站於帝黨對抗后黨,最後卻落得被慈禧罷官。
根據資料,翁師傅曾於1877年請假回藉修墓,離京兩個月。回京後光緒帝第一句話就是:「吾思汝久矣!」,一句話讓翁同龢感動得老淚縱橫。1879年臘月二十四,光緒帝特地寫了大紅「福」、「壽」二字送給翁師傅,並將「福」字從老師頭上、身上反覆來回拖了兩遍,意即「全身福」、「全家福」,令翁同龢十分欣喜。
當時,光緒帝只是約六至八歲的孩子,要得到孩子真誠的愛戴,必要交出真心以待之,而翁師傅從光緒帝典學至親政到維新這二十四年來一直陪伴在旁,由此可見,翁師傅跟光緒帝的感情甚濃!
只是,近日翻查資料,有些人惡意抹黑二人關係,看到讓人眼火爆!不過,就算有皇帝撐腰,也未必能獨善其身,翁師傅給李鴻章彈劾也不少,唉!

說回常熟的「翁氏故居」,共七進的房子,很大!每進每房皆有其名,盡顯文人雅士、書香世家的氣派。翁師傅年少時在那裡渡過了不少歲月,被辭官後也曾回那裡居住,尤其他住過的「柏園」,自成一角,屋前有小花園,環境特別好!整個故居也充滿著濃厚的文學氣息與忠義的人氣。
故居裡除了展出翁師傅家世資料,常熟歷代狀元資料,還有很多翁師傅的字畫。翁師傅擅於作詩寫字,他的詩詞雖未見洶湧澎湃,但卻滲出其樂於安逸、看透世情的人生態度。本已有數本關於翁師傅的書,和一整套「翁同龢日記」,很高興,再買了六本關於翁師傅的書,其中最喜歡的是「翁同龢詩集」,很精彩!






到翁師傅故居參觀,是此行其中一個重要景點,本想再到距離故居不遠的翁師傅墓,但整個墓園除葬了翁師傅外,還有他嫲嫲、爸爸、哥哥、嫂嫂和夫人,跟他們不太熟,想到要一個人走行去寂靜的墓園,有點淆底,還是不去好了,翁師傅,在心中!
回來再找資料,我太膽小了,「翁同龢墓」對面不到五分鐘的步程有個「瓶隱廬紀念館」,那正是翁師傅晚年的住處,據說那裡還有塊石頭,他常在石頭上向京遙距叩拜光緒帝的哩!翁師傅在瓶隱廬住了七年,最後鬱憤而終 。
有機會要再去!

從常熟坐長途大巴回蘇州,時間尚早,忘記了是在車站痴Wifi還是長途大巴有Wifi,手機查看蘇州其他不用入場券但又值得去的景點,發現了蘇州倫敦橋和獨墅湖基督堂,時間尚早,回到蘇州只是剛好入黑,就先去倫敦橋瞧瞧。
蘇州倫敦橋建築特色好比英國的敦倫塔橋,被譽為山寨版或A貨倫敦橋,管它的,以背包遊客來說,只要風景美,就可以了。蘇州倫敦橋座落於小外灘旁,不過這小外灘只算是一個散步公園區,跟上海的外灘有天壤之別,哈!全區也是山寨A貨。亮了燈的蘇州倫敦橋,真的很美!




是夜,回到青旅附近,晚餐又是十元的牛肉刀削麵,抵食,美味!


20161206 - 蘇州居士林/蘇州博物館/拙政園/七里山塘/誠品書店 照片全記錄

基本上,蘇州本已是一個水鄉古鎮,住在蘇州市最中心地帶,街上看到的已是縱橫的水道,所以也不需刻意去各個大同小異的水鄉古鎮遊覽。

由於入住的青旅跟好些景點很近,步行也可以去到,所以今天便決定步行到博物館和拙政園參觀。途中經過一居士林,老爸也算是香港居士林的大師兄之一,經過蘇州居士林,當然要進去參觀和拍照留念,但蘇州居士林是新建的,所以很多屋也未完工,佛像也沒見到一尊,有點可惜。

蘇州博物館算是蘇州最聞名的博物館,青旅的老闆娘說很值得參觀,而參觀過全國第二大的南京博物院後,便會知道,蘇州博物館其實沒甚好看,又或可說比起香港歷史博物館遜色很多,最耀眼的就是整個博物館是由著名建築師貝聿銘設計,很有時代感,但卻不是我杯茶。

「拙政園」堪稱中國四大園林之一,但比我想像中細小,來過「拙政園」,也不打算花錢去別的園林,反而將會去另一平民公園。
「拙政園」裡,很喜歡「與誰同坐軒」,名字改得超級讚!!!想到,如果我有那些亭台樓閣水榭等等,改一些特別的名字,也不錯!例如「杯莫亭」、「梁山伯與祝英台」、「一人獨住樓」、「永世不出閣」、「等誰等到曇花榭」、「獨自戇居居」、「焗住食長齋」......




參觀完拙政園,時間尚早,到七里山塘逛逛也好。如果坐地鐵,則要坐很多個站又要轉線,但看著地圖,直路轉彎穿過民居小巷再直路,其實又不是太遠,途中經過桃花塢,也是一些民居,步行了大約三十至四十五分鐘便到。又見到有雷允上藥店,早幾天買到的藥已吃光,咳咳還是厲害得很,所以入內又買了止咳藥。
如果到過北京「頤和園」的朋友也知道,內裡的「蘇州街」是乾隆帝下江南時到過蘇州的「七里山塘」,他很喜歡這地方,於是命人仿效而建,當年乾隆帝到訪的「七里山塘」,相信比現在又被染成商業街的山塘秀麗千百萬倍。
其實旅遊區並沒有七里這麼長,過了旅遊區後,就是平民住宅區,有很多在街上擺賣的,只是一街之隔,往前望,往後看,整個氛圍就很不同了,我呢,比較喜歡民居那段路的簡樸感覺。



晚上坐地鐵到了誠品書店參觀,這誠品書店是台灣入主中國後開的第一間旗艦店,所以也要冒名去看看,難得在國內看到不是賣簡體書的書店,不過,書,我是不會買的,只到此一遊。

早上步行去拙政園時發現了青旅附近有「呷哺呷哺」,這是我2011年到北京時第一次吃到的一人火鍋店,怎樣也算是有份情意結的,很是掛念,所以今晚留肚去吃了一頓豐富的「呷哺呷哺」,大滿足!



醫飽肚步行回青旅途中,終於見到,在上海和蘇州,終於第一次見到有店舖出售羅漢果,十元四個,立即買了,焗水飲,超美味!


20161207 - 興化鄭板橋紀念館/鄭板橋故居 照片全記錄

今早天未光便出發去興化,全因要尋找鄭板橋老師的腳毛,亦是此行重要景點之二。

知道鄭板橋老師這人物,因為十多年前的一套電視劇「鄭板橋」(由王喜主演,據聞他也很喜歡此劇的哩!),這真的是難得一套很好的劇集,可惜當時只在午間劇場首播,太浪費了!我嘛!當然重溫了很多次啦。

我從不反對以人物為題的戲劇,無論電視劇、電影或舞台劇也好,事實上,我認知、欣賞和喜歡很多顯赫的人物,也是從戲劇得知的,包括光緒爺、七爺、翁師傅、德齡公主、板橋老師、譚嗣同、梁啟超、楊衢雲、謝贊泰、秋瑾姐、袁崇煥、孝莊文皇后、蘇麻拉姑等等,只要忠於其人物性格,對其生平事蹟不太大偏離和扭曲,也是認識歷史的一個好門檻,當引起了興趣,便要自己再尋找更多史實。
可能很多人也認為要去認識一個已逝去多年的人物實在可笑與無聊,但世上幹著這無聊事的人多的是,我知道的還有數位國內知名學者仍努力不懈的探索有關明清皇陵的實況,從過去活生生留下來的証據,以古鑑今,是很有趣和有意義的事。

由蘇州汽車北站坐了三個小時八十六元車資的長途巴士到興化汽車站,再轉的士到「鄭板橋紀念館」,司機說收十五元,我說打表吧,他說打表會是十七元,我心想,不要騙我,我作好了資料搜集,打車只十一元,打表!!!全程也開著百度離線地圖和GPS監察,結果,下車時打表真的只十一元,我不介意給他賺多四元,甚至六元,又或如果打表最終是二十元我也願意付,但要賺得其所,打表,明碼實價是最好的!

鄭板橋,原名鄭燮,又號板橋,字克柔,號理庵,人稱板橋先生,江蘇興化人,祖藉蘇州。康熙秀才,雍正十年舉人,乾隆元年進士。官山東范縣、濰縣縣令。擅以竹作畫,自創六分半書。

參觀了「鄭板橋紀念館」,內裡有很多板橋老師的生平介紹和字畫真跡,很精彩!



但我最想去的是板橋老師的故居,問問館裡的阿姨,她教我步行到故居,再看著地圖,不消十分鐘便步行到故居,這是他青年時代的住處,正是孕育他考取功名的地方。
板橋老師最為人熟知的名句是「難得糊塗,吃虧是福。」,表現出其豁達的心境;其次,他故居的規模也彰顯了他另一名句「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的意象。


一進大門便是正廳,正廳只夠放一張枱及數張椅,旁有東西廂房,房內也只剛好放一張床和枱椅,每間房只數十呎大小。對面的屋看似是小學堂,有數排學生的書枱椅和老師的位子,板橋老師從前是在私塾任教的。私塾旁是一狹小的廚房,只夠一兩人轉身。廂房旁的另一小房子是小書齋,掛上了「難得糊塗」字畫。洗手間?對不起,沒有!難道他不需拉屎的嗎?





如果不計後花園,單只房屋的面積,以一代進士、名畫師、經歷了三朝皇帝的老官員來說,房子真的很細小,看來,半個廠也可搭出來了。

後花園有水池、長廊、兩三間細小的書軒,環境挺優美,據聞還有一片油菜花田,在網上看過照片,很美!可是現在不是花開的時節,我看到的只是乾草一片。


參觀完板橋老師故居,便打的回汽車站,又坐三小時八十五元的長途巴士回蘇州。
雖路程來回要六個多小時,而且花了近三百塊港幣,只為看看那小小的陋室,但能親身去感受前人的生活印記,我認為非常值得!

回到蘇州,到了青旅附近的觀前街遊覽,有間新華書店,當然要進去打書釘,此行已買了六本翁同龢師傅的書,為行李加了不少負擔,所以不會再買書了,看到有興趣的書,還是先拍個照好好認住,待有機會時看看能否在圖書館借到,或買PDF版本。然後看到另一間書店,很搞笑,價錢是分不同種類以斤賣的,雖然香港的斤和國內的斤實所是不同重量,但這樣看來比起那本書本身的原價便宜得多哩!說出來,「我今天看了一斤書」,嘩,型過「我今天看了一本書」!

逛完觀前街,再次回到平江路歷史文化街區,是時候又要寄明信片了。早幾天看到了一家寄明信片的店舖,在舖內精心挑選,寫呀寫,就這樣寫了半小時,感覺很好!

是日晚餐,Encore梅乾菜五花腩燒餅!


20161208 - 蘇州獨墅湖基督教堂/蘇州桂花公園 照片全記錄

來到蘇州,名勝風景只去了「蘇州博物館」、「拙政園」和「七里山塘」,其餘有名的「虎丘」、「网師園」、「留園」、「耦園」、「獅子林」、「甪直古鎮」、「木瀆古鎮」、「千燈古鎮」、「同里古鎮」……大同小異,全也沒去,去過「周庄」、「烏鎮」、「西塘」、「楓徑古鎮」、「大觀園」等等,已經夠了。畢竟,蘇州於我來說只是個方便去常熟和興化的落腳點,但有一個地方,數個月前無聊上網看到,就很想去,萬萬也料不到真的能有機會來到蘇州,可以去蹓蹓,那就是「蘇州桂花公園」。

比起那些名勝,我更喜歡隨心漫遊,於是,今天先到了青旅附近的「皮市街花鳥市場」,再去了大學城區的「獨墅基督教堂」,很美!然後就是「蘇州桂花公園」,最後去了「盤門花鳥商行」。




先經過觀前街步行到「皮市街花鳥市場」,發現到一檔賣梅乾菜扣肉燒餅的店舖,只售四元一塊,比起平江路那間店便宜一半,就買一塊做早餐啦!

桂花,是蘇州的市花,所以來到蘇州,滿街也可買到桂花糕、桂花酒、桂花丸子等,而「蘇州桂花公園」內種植了約六十種桂花,內裡真的有滿滿的桂花林,可是現在也不是桂花盛放的時節,偶爾只看到數株還有桂花盛開的樹,而大部份也凋謝了!可以想像,如果到了桂花盛放的季節,走進這桂花公園,襲來的香氣真的無得輸!也想起今年三月時創作的一首詩:
【桂花香】
「桂花小自知,焉能入眼簾;
逍遙叢林間,芳香撲鼻尖。」
好句!好句!

而最驚喜的意外收獲是,在桂花公園裡有些石雕牆,其中一幅是雕了兩代帝師翁同龢師傅的故事,還有光緒爺哩!
放棄名勝,走在街上,是另一番旅遊體驗,可能得到的會更多!





「皮市街花鳥市場」和「盤門花鳥商行」其實細得很,商舖又少得很,本想,江蘇這麼的盆景也很聞名,花市應該挺壯觀的,到過深圳和廣州的花卉市場也很大,但蘇州這兩個......連香港的花墟也比不上,可能是因為在市區啦,如果近郊的應該會很大很大。

幸好,「盤門花鳥商行」附近有間「大潤發」,最喜歡逛大型超市,買了個最愛的康師傅陳醋杯麵,再買了鴨肝、鵪鶉蛋、鴨脖等等,回酒店泡一泡,這就是今晚豐富的晚餐了!


20161209 - 常熟翁同龢墓/瓶隱廬紀念館 照片全記錄

別讓自己為了有機會做但沒做的事而後悔!

山長水又遠來到江蘇,早幾天到了常熟「翁同龢故居」,但錯過了「瓶隱廬紀念館」和未夠膽量獨自到「翁同龢墓」,實在遺憾,於是,今天再次坐長途大巴到常熟,再轉了兩程公交車去瞧瞧。

其實嘛,我真的不熱衷於逛墳墓,尤其要單獨步進寂靜的墓園,總會有斗零淆底,只是,要讓我能吃了豹子膽獨個兒去拜訪的墳墓,那墓主人必須要是我敬重的人物,就像新年時到南京,經過孫文的墓,也懶得花腳骨力爬上去,省回一啖口水!

「翁同龢墓」位於常熟虞山鵓鴿峰麓,臨環山公路,到了路口,就見到一刻著「翁氏新阡」的牌坊,行進去就是翁氏墓園。
直路走進去左拐,上了數級梯級,有三個墓,但沒有標示哪個才是翁師傅的墓,因這裡除了埋葬翁師傅外,還有他的兩位夫人、嫲嫲、爸爸、媽媽、大哥、大嫂和二嫂,恐怕行錯山墳拜錯墓,還是離開到不遠處的「瓶隱廬紀念館」參觀好了。


「瓶隱廬」是翁師傅被慈禧被辭官永不錄用貶回原藉還要派人監視時晚年的居所,這裡比起早幾天到過他年青時的故居更添湉靜,還帶有點滄桑。
進了大門那間房子是「翁氏祠堂」,祠堂右邊的小園子裡有三間房子,一是「瓶隱廬」,寓守口如瓶之意。另一是「西山夢廬」,正是翁師傅住的房子。另一是「紫芝白龜之室」,是翁師傅的書房。


來到「瓶隱廬」,有兩項可能容易被忽視但又很重要的東西需要觀看,就是「叩石」和「渫井」。
在「紫芝白龜室」門前安置了一塊方形石板,據說每逢同治帝忌日、光緒帝生辰,翁師傅都要跪於此石,面北遙叩,以表忠君之心。而「紫芝白龜室」左手邊有一扇後門,門外有一口井,名「渫井」,據說翁師傅為防慈禧加害,如遇險境時作自裁用的。後門關了,不能外出看,但從正門出去再行到後門處,就見到了。基本上,如在屋內一打開門,一步,就可以投井了,可見翁師傅保身明節的決心!




主建築群的另一邊是後花園,又或是前園,有水塘,有小片草地,環境挺舒適寫意,住在郊外,也可以種種菜,自給自足。



不過,這所翁師傅晚年的住宅,相信並未為他帶來一絲安逸,畢竟他也是一個頑固的老頭,就憑他自訂的五條規約「不赴宴會,不管閒事,不應筆墨,不作薦書,不見生客僧道」,自稱「五不居士」就知道他晚年是個孤僻的獨居老人。

再加上他臨終前留下的一首詩「六十年中事,傷心到蓋棺。不將兩行淚,輕向汝曹彈。」,道盡他的宦海浮沉、含鬱而終的心聲。

在「瓶隱廬紀念館」裡有道碑廊,展出了多幅翁同龢師傅這位厲害的書法家的字畫石碑,翁師傅的詩詞和字畫很有意思,而我最喜歡的就是「平安」這幅。



在花園裡見到有位阿姨在劈柴,問問她知不知道墓園裡三座墳哪座才是翁師傅墓,阿姨操的應該是地道的常熟鄉音,可謂“雞同鴨講”,得要添上點身體語言才有些少眉目。

離開了「瓶隱廬紀念館」,還是有點不忿氣,再次去到墓園行一轉。

第一個墓,寫得很清楚,是翁師傅的二哥翁同爵的夫人的墓;第二個墓,比較大一點,是翁師傅的嫲嫲、爸爸翁心存、媽媽、大哥翁同書和夫人的墓;第三個墓,刻了一品夫人,我初時還以為是她嫲嫲的,但稱得上一品夫人,那就是狀元夫人,就是翁師傅的夫人啦!還有刻上 “皇清誥授光祿大夫特謚文恭協辦大學士戶部尚書曾祖考叔平公,誥封一品夫人曾祖妣湯夫人誥等淑人庶曾祖母陸淑人之墓”,看到“文恭”、“協辦大學士戶部尚書”和“叔平”等字,就知道這是翁師傅的墓了!
遙遙萬里從香港來到常熟,終能站在翁師傅墓前,心情很是激動!就像之前兩次到崇陵站在光緒爺棺槨前一樣激動!
當年,翁師傅被開缺回原藉,光緒爺悲慟不已,到翁師傅含憤而終,也不能跟光緒爺見到一面,如今,我能來到,站在墓前,感謝翁師傅對光緒爺的教導和愛護之情,豈不讓人激動?!
他們倆師徒,九泉下應可再遇了。



回到蘇州,到了觀前街買了些圍巾和蟹黃辣醬,吃點小食,再回青旅稍作休息,晚點再外出,Encore「呷哺呷哺」,朕滿足了!


20161210-11 - 回程 照片全記錄

這算是整個背包魂遊之旅的最尾一天,早上先到青旅附近的一間過百年歷史的糖粥店吃早餐,桂花雞頭米丸子,好吃好吃!


然後到了觀前街買梅乾菜扣肉燒餅,由於這店只賣四元一塊,太便宜了,所以買了五塊於回港的路上吃,老闆即場為我新鮮造了五塊。



回到青旅,幫青旅老闆寫上他最緊張要寫的紀念冊,寫了長長的滿滿的一版紙,再補拍老闆珍藏的書藉,有機會也要找這些書來看看。

携著重甸甸的行李到蘇州火車站,即買火車票往上海出發。

由於早兩天在網上買到平價機票是晚上的航班,所以還有很多時間在上海遊走,很想再吃黃魚麵,但提著行李又不想走太遠,到了步行街附近吃了碗爆魚麵,遊走了一會,便去機場了。

晚上八時多的航班,延誤了,儘管延誤吧,反正到了深圳機場已沒車回港,還是要在深圳機場睡一晚,延誤絕對是好事!
有甚麼比起早兩天買到平價機票,然後坐在上海虹橋機場待機中無聊上網看到同一班機貴了幾百元(還未計強制的附加套裝和稅項共百多元)更興奮?好心涼!
Btw,在蘇州時上淘寶買了四株不同品種的曇花送來青旅,希望能成功帶回香港!(淘寶不能直接發曇花來香港,中轉也不可以,只好自己帶……)
第二天,睡醒了。經過一晚在深圳機場以天花板為被地雲石地為床後,我與四株曇花已順利闖關回港,已東鐵上,回到家要好好把她們栽種入盆,也要好好把自己棄屍上床。


回到家,看著這個旅程帶上的大背包,嚇了自己一跳!誰會相信我能一條友從蘇州托到上海,再從上海托這包體型是我三份二,重量在磅行李時顯示接近20 (不知是公斤還是磅) 的大嘢上落樓梯、地鐵(每程也要托上托落做安檢)和巴士回來香港而且順利歸西?


旅程就這樣結束了,雖然去了十多天,而且全程就自己一個人上路,但還是感到不夠喉,其實很想再去別的地方,但天氣太冷,太乾,行李太重,人太病,只好忍痛回港,再計劃別個旅程!

感覺像去了天堂但現在卻來回地獄又折返地獄的 咪 敬上